聚焦企业 践行发展理念之江苏行(一)||记者手记
2016-08-08
前 言
于印刷界而言,在经济走势与经营形势充满挑战的当下,如何对标“中国制造2025”强国战略,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完成产业转型与升级,提升产业竞争力,无疑是一个亟待深入的大课题。正是带着这样的思索,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建了由协会理事长、副理事长挂帅,秘书处成员为组员的调研小组,将按计划分赴浙江、上海、江苏、山东、北京等地,密集走访来自不同印刷领域的行业企业,以期通过样本企业得与失、成与败的解读,把脉行业痛点,发掘有益探索,启迪产业未来。
继浙江、上海地区的走访圆满结束后,2016年4月11日~15日,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立建,副秘书长袁建湘、王健一行踏上了江苏地区印刷企业的调研行程,到访的第一站为单张纸胶印墨龙头企业苏州科斯伍德油墨股份有限公司。
科斯伍德:专注做一事
中国印工协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立建(左三),副秘书长袁建湘(右二)、王健(左一)一行到访科斯伍德,左二、右一分别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贤良、市场总监马长茗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调研组一行来到苏州科斯伍德油墨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市场总监马长茗带我们参观了企业展示厅,“大事记”灯箱显示的骄人业绩格外显眼:2003年成立公司并引进世界先进技术,实现了生产自动化;2005年技术改造产品出口美国,2007年产品登陆欧洲市场;2009年成功研发植物油环保油墨,2010年成功研发高耐磨快干胶环保油墨;2011年成为胶印油墨上市第一股;2012年收购具有170年历史的法国庞氏油墨;2013年成为亚洲地区自动化程度最高,单体产能最大的胶印油墨生产工厂;2013年雄踞单张纸胶印油墨产销量全国第一。
在科斯伍德总投资达2.8亿元的现代化车间中,马总监兴奋地说:这是目前亚洲地区自动化程度最高、单体产能最大的胶印油墨生产工厂。生产效率和产品稳定性大幅提升。
企业领军人物的高度决定了公司的品质。科斯伍德董事长兼总经理吴贤良,是个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本科学习计算机软件,在加拿大完成MBA专业,与他的交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科斯伍德生产车间
王立建:吴总学软件读MBA如何跨界到了印刷油墨行业?
吴贤良:2002年之前中国的油墨行业基本上是外资、合资、国营的天下,民营比较弱、资金缺、人才少。印刷从双色到四色机大幅跨越。我做了一个调研,当时的美国油墨年消耗量100万吨,日本50万吨,我国当时仅为20万吨左右。当时的印刷厂有几万家,我们做印刷配套的油墨,应该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袁建湘:公司成立后底子薄,基础差,如何走到现有规模?
吴贤良:我们决定做油墨就励志做到全国第一,但起步还是很艰难的。2004年有了自已的产品,但2003年到2006年基本上都在亏损,第一个5年是要生存下来,2006年与美国GANS油墨达成合作意向,并顺利融入欧洲销售渠道,产品出口到海外美、英、德、法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07年盈利200万一300万元,那时做出口全部为现金。但随着汇率的变化以及国家出口退税取消,我们开始提升国内市场的开拓力度,以国际标准质量的油墨进入国内市场,质量标准上是轻松多了。
王健:一般公司发展战略是先易后难,科斯伍德的发展路径是先难后易,走先海外后国内发展战略,这是为什么?
吴贤良:公司在发展中资金问题成了制约瓶颈,我们赶上了股改后的发展机遇,在创业版上市后筹到约4亿资金,2012年收购了法国、波兰的公司,新项目好产品可以利用法国品牌去做。刚开始做海外市场也非常不易,是需要逐一送样品让人家检测的。如最早的一个单,我们反复送检测,不合格人家就退回来,折腾了3个月才合格。现在我们的设备条件是一流的,产品是国际上认可的,基本上不需要送检样品了。
袁建湘:现在公司整体生产是什么样的产品结构?
吴贤良:我们做产品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专注,把一个产品要做到最好。我们在单张纸胶印墨方面下了功夫,目前可以说是最好的。民营与国企还是有差别的,当时在轮转方面我们是拿不到订单的,发展路径只有靠民企的发展匹配民营企业。
王立建:社会需求程度决定了企业的发展,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事实,公司在此情况下的发展趋势如何?
吴贤良:现在系统性的风险已经很明显了。苏州前不久召开了企业调研会,调研如何做大做强,谈到了我们的发展好像没那么快了。我说,人的身体成长是有过程的,5到10岁是个快速增长过程,20岁后又是一个发展阶段,30岁后不可能再快速长高了。企业不可能不顾市场需求盲目上项目,也不可能不顾发展需要乱铺摊子。在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现实中,我们能做的是实事求是,认清形势,练好内功,提高质量。我相信还会有一个春天,不是现在,也许是5年后。
王健:现在印刷企业的大体情况如何?是不是订单越来越少了?
吴贤良:现在人们的阅读习惯在改变,特别是年轻人使用移动终端阅读已蔚然成风。当年为了能够拿到单子,拼命上设备,添置好机器,基本上是非理性的。拿不到单子以为是设备不好,客户说单子可以给你,但你要上新设备,好设备。如今的需求减少了,单子就少了,价格变的极为敏感,合版印刷就出现了,也就是拼版印刷。
王立建:收购了法国公司后,“走出去”的路是否容易些?
吴贤良:2012年收购法国公司,这4年间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理论上应该发展得更好一些,但经济形势变化很大。欧洲的日子不好过,全球的经济形势都趋紧。生存第一,对进口、关税都加强了控制,汇率也发生了变化,还有国际地区法律、文化、习俗等差异,应该说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要想产品在世界销得更好一些,除非到国外去办厂。我们目前也在考虑可行性,不排除未来有这方面的打算。